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聚焦
聚焦三农
时政新闻
即时报道
部委动态
地方新闻
农民报群
国际动态
政策解读
搜索: 全站搜索 文章 图片 软件 视频 商品 FLASH 产品

TOP

少林寺免费发玉米,少林寺免费发玉米 少林寺方丈究竟是善是恶重磅消息流出

    原标题:少林寺免费发玉米 少林寺方丈究竟是善是恶重磅消息流出


热腾腾的煮玉米出锅了,施主要不要来一个?昨天,少林寺里的游客领到了免费的“赠品”——刚出锅的煮玉米。这些玉米可是少林寺禅耕农场刚收的,在寺院里现煮现送。

  少林寺鼓楼支大锅煮玉米

  昨天5点半,少林禅耕农场的“主事人”释延子法师就开始忙活了。

  他叫来几个僧人和居士、义工们一起,在少林寺鼓楼的后面空地上,支起了4口大锅。前天收的3000多斤鲜玉米,要煮熟了送给游客吃。

  鼓风机吹着,火越来越旺,8点多钟,第一锅煮玉米出锅了。还没等排队的警戒线拉起来,煮玉米就被哄抢一空。接下来出锅的玉米,就得排队领取,一人限领一个。

  外面农田里的玉米早就老了,没法煮着吃了,可少林寺的煮玉米却还软硬适中,透着丝丝清甜。“山上温度低,玉米种得晚,成熟得也晚。”释延子说。

  刚出锅的煮玉米免费送啦

  这热气腾腾的玉米这么“抢手”,引得游客排长龙等出锅。

  且不说它是寺院免费派送,背后也是大有来头,它们是少林寺禅耕农场今年秋天收获的第一茬鲜玉米。

  去年5月份才开建的少林禅耕农场,是少林寺“复古”之作,旨在恢复少林寺传统农耕修行方式的禅耕农场,耕种的主力是少林寺400多名僧人,方丈释永信也偶尔去田间地头视察农情。

  这些玉米,不用化肥和农药,纯天然无公害的禅耕农场“出品”。难怪有些游客吃完一个,还想着“再来一个”了。

  少林寺煮玉米可是“限量版”

  释延子估算了一下,昨天总计派送了5000多穗玉米。

  “禅耕农场种了100来亩的玉米呢。”帮忙煮玉米的居士说。释延子介绍,预计再有半个来月,玉米就能丰收了,预计能收获8万多斤。

  开了这个头,少林寺会不会像施腊八粥一样,经常派送点儿时令农产品?

  释延子否认了这种可能性。他解释,十一期间,游客太多,吃饭不便,正赶上前天收了一部分玉米,才有了昨天的免费派送。

  派送煮玉米并不是“常规动作”,想吃这些“少林寺款”的农产品可是得看缘分的。它们大多“内部专供”寺院和慈幼院,只有产量大、寺院内需求量小和不易保存的蔬菜水果,才可能作为对外“结缘”之用。

  夏收麦子10万多斤,秋收玉米8万多斤,少林寺也算是“仓廪足”了。

  此前少林寺曾迎来一名研究生

  4月10日上午,郑州大学新校区暖风拂柳,绿草成茵。穿过清幽的校园,记者在图书馆楼前见到了朱炳帆。他告诉记者,他从去年10月份便从少林寺来到郑大少林文化研究院。“郑州大学少林文化研究院”于2011年筹备,2013年4月15日正式揭牌成立,郑大历史学院院长韩国河任研究院院长,方丈释永信担任名誉院长。

  “来研究院之前我一直在寺里住,不过没有剃度。虽说没有出家,但待在寺里,白天工作,晚上的大部分空余时间,都在锻炼、看书、与寺里的师父们聊天。”

  “虽然寺里没有娱乐活动,平时也要跟师父一样吃斋,但我的生活并不像僧人那般清苦,毕竟我是在家人,寺里寺外能出入自由,每天也不必受朝九晚五的限制,也可以经常下山。在与僧侣们聊天的过程中我得知,原来僧侣中也有很多高学历的精英。”

  现今少林寺至少有50名僧人远赴各地进修,在美国、英国、新加坡、日本都有中国少林寺的留学生。近年来,随着少林寺对人才吸收与培养的重视,越来越多的精英人才聚集到少林。

  朱炳帆受聘的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主要对少林寺的商标、品牌等无形资产进行保护。公司办公室设在郑州,但朱炳帆加入公司后第三天,便被派驻到了少林寺,一待就是近4年。

  功夫剧《快乐少林》让他结缘少林寺

  没有人会怀疑中山大学硕士毕业的朱炳帆能够找到一份轻松稳定、待遇优厚的好工作,包括他自己。读书期间,他便喜欢上了广州这个经济发达、市场开放的一线沿海城市,并打算毕业后留下来工作。

  一切都如他规划的那般顺利,尚未毕业,便手握几份让人艳羡的offer:中国电信、中船重工以及一家事业单位。2010年2月,朱炳帆权衡考虑后,最终签约中国电信。但在试用期的一个月里,另一份“特别的”工作却一直撩拨着他的心。这份工作缘于他与少林寺的一段渊源。

  2009年5月,在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上,功夫剧《快乐少林》全球巡演启动仪式举行。来自家乡河南的少林文化,引发了朱炳帆的强烈兴趣,他决定放弃毕业论文原来的课题,以家乡的少林文化作为选题。7月,为完成探讨少林文化海外传播的硕士毕业论文,朱炳帆通过各种渠道先后3次申请到少林寺调研,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钱大梁最终接受了他。这次调研,让朱炳帆第一次与少林寺亲密接触。

  半个月后,朱炳帆很快完成了调研任务。这个年轻人的踏实、勤奋给钱大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少林寺需要这样的人”。钱大梁向他发出工作邀请,但朱炳帆当时并未认真考虑。

  “临毕业前,因缘巧合与钱总通过几次电话,希望我能到少林寺这边参与工作,并希望我能负责维护少林寺的官方网站。直到这时我才开始认真考虑这份工作。从未想过要回家乡工作的我,却被少林寺吸引了。”朱炳帆说。

  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导师高小康教授的一句话,彻底打动了他:“国企央企外企事业单位数不胜数,但全世界只有一个少林寺,它是独一无二的。”

  2010年正式毕业后,朱炳帆决定:辞电信,去少林。

  在少林寺的舆论风波中显身手

  “根据我的调研,发现其实少林寺的文化产业非常薄弱,这也是我决定来少林寺工作的原因之一。它有足够多的空间、足够大的平台让我学习。”朱炳帆告诉记者。

  但与之相对应的现实是,少林无形资产管理公司条件很简陋,人力资源也很薄弱。2009年7月,在朱炳帆调研时,这间位于郑州花园路上的办公室,大部分空间被堆满了物料,整个公司只有3个人,总经理、助理和一名会计。

  因为这个中大研究生对少林文化热爱有加,总经理钱大梁决定让他在少林寺里“锻炼锻炼”,没想到这一“锻炼”就是三年多。

  在寺里,朱炳帆直接协助方丈释永信开展部分工作。负责一些资料的整理编辑,接待各大媒体和名人要人,以及做一些媒体公关工作。

  2011年初,释永信在北京大学举办的“第八届文化产业新年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表示,少林寺在海外开设了40家海外中心,用于传播功夫和禅修等少林文化。这被媒体解读为 “少林寺海外开40家公司”。这条新闻被愈传愈烈,继而引起网民热议。

  方丈口中的少林寺40家海外中心被媒体误解为40家公司,引发网民对少林寺“过度商业化”的指责。“公众对少林寺都有猎奇心理,少林寺之所以容易陷入舆论风波,很大程度上是大家不了解真正的少林寺。包括后来的少林寺上市风波。”

  朱炳帆与同事一起认真研究了那篇报道,对诸多误解予以梳理,不久后少林寺发布公告《媒体报道所谓“少林寺海外40家公司”的误读与误导》,才得以澄清事实。

  2011年,“释永信包养北大女学生”的桃色绯闻传得沸沸扬扬。《环球人物》杂志联系到了少林寺,要求进行独家采访。朱炳帆连夜筛选采访内容,与记者沟通采访问题的尺度范畴。

  “其实师父当时并不想面对媒体澄清,他总是说‘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认为清者自清,真相终会随着时间水落石出。但我个人认为,从少林文化品牌保护的角度出发,这种利用宗教炒作的行为必须得到制止,对谣言要立即反驳、澄清,及时给公众一个真相。”朱炳帆回忆。

  之后的几天,在朱炳帆的协助陪同下,采访顺利完成,《环球人物》杂志用事实对少林寺和方丈释永信进行了翔实解读。“在当今的传媒时代及时回应公众,对少林品牌文化是有益的。”朱炳帆说。

  在寺里,少林寺的品牌公关是他的工作内容之一。向外界展示真实的少林寺和少林寺的出家人,有效地传播少林文化。日本的NHK,国内的中央媒体采访或拍摄时,朱炳帆有时候会全程陪同,协助调度工作人员,安排日常行程,商量采访内容,俨然少林寺里的“新闻发言人”。

  甘做传播少林文化的“勤杂工”

  除了参与少林寺的宣传工作,朱炳帆还参与辅助少林寺文化项目的决策和管理。“很多事情我都会参与,我就是少林寺的一个‘勤杂工’。”朱炳帆笑称。

  少林寺的常住院、塔林、初祖庵、达摩洞、少林功夫、少林禅医……在考察整理了大量少林寺的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后,作为一个在家人(指不曾剃度的人),朱炳帆更加体会到古寺禅修带给人的宁静与欢乐。如果让更多的在家人体验寺里的禅修生活,这对少林品牌和文化不是一种很好的传扬吗?

  “少林文化遗产体验”的概念应运而生。释永信方丈指派朱炳帆与寺院的法师一起负责筹备这个项目。

  在朱炳帆的操作下,少林寺跟清华、北大经管学院的MBA、EMBA机构,联合开发制订相关课程方案。参加的企业家学员将在少林寺与僧人一起在寺中吃住打坐、听寺内高僧讲学、欣赏“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或世界遗产“天地之中”的美景,学习养生、健身的少林功法,每期3~5天。

  “这个项目主要是对外传播少林文化,让更多的人有机会接触到少林寺的真实一面,少林寺禅修不排斥任何人,有钱的没钱的,当官的和百姓,都可以到少林寺体验禅修。这个项目不为赚钱,参与者只需要支付自己食宿部分的成本费用。”朱炳帆说。

  朱炳帆还参与整理了由释永信口述的《我心中的少林》一书;参与重建了少林图书馆(藏经阁),并出任图书馆副馆长;参与少林寺申报“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三年多时间,朱炳帆参与过少林寺大大小小的几项事务,他笑称自己是少林寺文化项目中不折不扣的“勤杂工”。

  同学们都羡慕我的工作环境:有文化有功夫 有山有水没雾霾

  很多人都不理解朱炳帆的选择,包括他的家长与师友。在来少林寺工作前,以前总盼着儿子能留在身边的母亲,宁愿儿子待在广州,也不想他去少林寺;他的另外一个导师叶春生教授也劝他在广州发展。“就在前段时间,叶老师还劝我回广州发展。”

  “这份工作确实也曾给我带来一些来自外界的压力。老爸老妈不放心,刚到少林寺的第一个月,他们就曾亲自到少林寺考察我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状态;朋友介绍的女孩子一听我在少林寺工作,转身就说拜拜。”刚开始时,朱炳帆在人前会尽量避免谈及自己的工作,以免迎来大家异样的眼光。

  “到后来,自己会有个心态上的变化。为什么不能坦然面对自己作出的选择呢?我喜欢少林文化,我认为传播少林文化是一件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而我正在做这件事。”

  如今,父母已经完全接受了朱炳帆的工作,昔日的同窗也开始羡慕他。“以前的同学到少林寺来看我,都说很羡慕我的工作。他们说这里工作环境好,有山有水没雾霾,工作时间自由,上班不需要朝九晚五的打卡,闲暇时间喝茶写字,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日前,一则《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帖子在网上流传。“释正义”举报释永信有双重户籍,与韩明君有私生女韩某恩,与关丽丽有私生女刘梦亚,此事引发社会关注。

  北京青年报记者辗转安徽、登封、商丘等地,试图调查举报事件种种疑云。北青报记者发现,多位证人交叉印证,刘梦亚系释永信侄女,韩某恩的出生证明系伪造,而网传释延洁产子时间,当时释延洁本人正在北大全脱产读书,商丘居士证明韩某恩系其送释延洁收养的弃婴。另据释延洁本人向北青报记者证实,2004年她已做过子宫切除手术。

  举报

  刘梦亚、韩某恩被指是释永信私生女

  10月2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会见朝圣团,3日少林寺官网一挂出消息,立马传开。毫无疑问,释永信的露面,每一次都会成为焦点。网民们似乎也没有忘记,始于7月持续到10月的释正义与释延鲁等人的接力举报,到目前,仍然疑云重重。而举报人释延鲁在10月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现在人在北京,并未被控制,会“顶住压力,举报下去”,并且表示没有结果,绝不罢休。北京青年报记者试图联系释延鲁本人进行采访,一直未联系上。

  7月25日,一则《少林寺方丈释永信这只大老虎,谁来监督?》的帖子在网上流传。7月27日,自称举报人“释正义”接受媒体电话采访后于次日关机,并公布邮箱地址,不定时向媒体推送举报材料。帖子中,“释正义”举报释永信有双重户籍,与韩明君有私生女韩某恩,与关丽丽有私生女刘梦亚。

  此后,释延鲁等五人向最高检等部门实名举报并接受媒体采访,同样举报了私生女问题,加上经济问题。事发到如今,释永信本人一直对此事件表示沉默,表示静待真相大白,未做任何回应。在调查组持续调查中,北青报记者辗转安徽、登封、商丘等地,试图调查举报事件种种疑云。

  网传私生女

  疑似“私生女”之一刘梦亚系释永信侄女

  在释永信的老家颍上县,和一般县城里的名人相比,释永信并不出名。就算到了释永信的老家颍上县江店孜镇,释永信也并非是人尽皆知。但是对于刘梦亚,这个从小就在镇子里长大的女孩,大家都相当熟悉。

  “梦亚从小在我们身边长大,出生时我们还喝过她家喜酒,怎么就突然成了哈尔滨女人关丽丽的孩子呢?”而网上的举报信息出来后,邻居们甚至还对刘梦亚开起了玩笑,也并不觉得会对其造成困扰。

  “从小在镇上,结婚生子也在镇上,你说我们对她熟不熟。”邻居吕海婷对记者说,自己跟梦亚是邻居也是好朋友,“梦亚26岁,比我大几岁,结婚生子也很快,现在家里已经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

  “她妈妈也是当地人,她的姥姥我们也认识,都是一个镇上住的,天天出门都能见到面,我们周围邻居都可以作证,但是现在风波太大,不要写我名字。”一名刘姓大姐说,梦亚跟她家孩子差不多岁数,梦亚跟她妈妈长得比较像,也是在江店孜卫生院出生,但是接生医生不记得是谁。“我是见着她妈妈整天挺着肚子出来的嘛,梦亚又是她家大闺女,生完孩子我们邻居都去她家喝喜酒。”

  网传生子前的一月

  有清华美院老师证实当时释延洁正在云游拜佛

  而另一名被“释正义”指控,且被释延鲁实名举报的释延洁(韩明君)孩子韩某恩,显示出生日期为2009年4月22日。释延鲁此前对媒体的举报材料表明,释延鲁称其见过这个孩子,在10月4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针对韩某恩的举报是否有进一步证据时,他回应:“现在他已经越描越黑,从韩某恩的户口、出生证明等,我认为这个事实证据确凿了,现在专案组应该已经对这个事情进行全面的调查了。”

  而身兼河南省佛教协会副会长、少林慈幼院院长等职务的释延洁,在所谓的“临产”前见了哪些人呢?记者查阅公开资料,没有发现网上与临产时间相近的活动报道。随后,记者来到少林寺慈幼院,得知延洁法师2009年初在北京学习,记者辗转联系上一名清华美院信息艺术设计系教授摄影的退休李老师,“法律作证我可以公布,但是现在我不愿意卷入舆论,就不要写我名字了”。他告诉北青报记者,2009年3月1日到7日,他本人、延洁师父以及三名尼僧和他本人的学生前往云南西双版纳丽江采风,其确认从各种迹象看,延洁法师绝对不是怀孕状态。

  “如果按照网上说的4月生孩子,那3月也是怀胎九个月了,怎么也会显吧?但是她一点也没有大肚子,尽管延洁本身比较胖。第二,西双版纳那里信佛比较多,延洁跟另外两名尼僧见到庙就拜,弯腰下跪都有,哪个孕妇可以做到随时弯腰下跪。第三,正常孕妇,尤其要是一个尼僧怀孕,那也算是丑闻了,怎么会出来见人到处乱跑。”该老师说,当时除了拜庙,他们还去了傣族的植物园,随后,其还向记者提供了当时采风的照片,记者查看时间确系2009年3月所拍。

  他告知记者,他的另一个学生以及一名景洪机场的工作人员都可以作证,记者试图联系他们时被拒绝采访,但表示确实可以作证延洁法师当时十分不像怀孕。“我们只说我们自己知道的,其他也不知,但是怀孕这事,太不靠谱了。”该名老师告诉北青报记者,4月份延洁师父就回到北京继续在北大读书。而此后,他也一直在跟延洁师父联系,当年7月底他来到释延洁所在寺院专门给僧尼做摄影讲座,一直在沟通买器材,安排老师的事情。“讲座在2009年7月底开始,8月初才结束。”该名教师说。

  释延洁同学兼室友证实其正在北大读佛学班而2009年的4月份,释延洁到底是否在北大读书呢?记者查询到北大确实有宗教学专业(佛教方向)研究生课程进修班,属于北大哲学系,课程主要涉及印度、中国佛教史,宗教学理论与研究方法以及典籍选读等内容。而释延洁本人确系该研修班07级学生。

  记者辗转找到其在北大学习班的尼僧同学兼室友,四川碧山寺的一位法师。她说,自己2007年和释延洁约着一起去进修,2007年9月入学,2009年7月毕业,在每年的4月份以及11份集中授课,为全脱产式学习。该位法师说,自己这三年一直跟释延洁住在一起,并且2009年4月份,因为是最后一年,从4月5日到4月26日,每天都有课程。“那时候我们每天一起上课,周一到周日,全天上午下午都有课,出去走走的时间都没有。”该位法师说,她们住在北大南门的出租房里,下课在学校吃完饭就回去了,“如果说是其他时间,我不敢随便说,但是2009年的4月,我确实跟她在一起。”在北青报记者询问进一步的证据时,她找到了当年的一份课程表,记者查看到在22日这一天,确实有课程并且是全天,上午为佛教艺术,下午为儒佛异同。而网传的生子时间也正在这一天。

  “那时候一个班大概有40多人,因为全年就上两个月的课,基本上没有什么逃课的,延洁也没有落下课程,整个4月都在,不然她也不可能拿到结业证书。”该位法师说,并给记者晒出了蓝色的北京大学研究生课程进修班结业证书,“延洁一起拿到的,证书都一样。”该位法师说,她作为一个尼僧,实在不愿意参与纷争,没有事实依据也不会站出来。该位法师说,现在北大佛教班很多同学都知道了,“佛家很多人都不愿意面对媒体,尤其在这个时候,但是如果法律需要我们去作证,大家都会站出来的。”

  出生证明经办人

  韩某恩出生证明系伪造只为办户口而为

  北青报记者在安徽时,采访了出生证明中的医生江如兰,其否认接生过韩某恩,更表示没有见过释延洁。而随后,北青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当年韩某恩的出生证明经办人刘振(释永信侄子),其表示如今网上晒出来的出生证明,系因延洁师父打听谁私下能办户口,自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答应,随后托家乡的卫生院防保科科长办理了假出生证明,目的是为了给韩某恩上户口所用。“因为正规领养的话,延洁师父个人并没有资格,不知道她是否出于养老考虑。”刘振说自己并没有问延洁师父原因。

  而后来的韩明君户口之所以在释永信母亲胡昌荣名下,并登记成胡昌荣侄女的身份,刘振说,也是为了就地给韩某恩办户口,出于办户口的便利,就谎报了身份,但是韩明君的户口,刘振说并不是刻意在安徽办理,而是从登封正常迁过来的,当时就叫韩明君。刘振表示,其已经接受了警方的问话,保证真实性。而记者多次联系颍上县公安局询问进展,也并无答复。

  商丘居士

  韩某恩为无名弃婴是我抱给了释延洁

  此前,刘振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韩某恩是释延洁抱养的孩子,应该是其在商丘观音寺时认识的信众抱养。

  北青报记者于8月中旬辗转到达商丘观音寺。北青报记者在商丘调查期间,随机选择两个时间段去观音寺门口偶遇信众,几位当地人对释延洁本人印象都很深刻。“观音寺算是她一手扩大的,经常帮助周围居民,我们有事没事都喜欢去寺庙跟延洁(师父)说说话,她也会开导我们。”邻居钱启(化名)说。随后,多名居民自发签字,表示大家希望记者采访,愿意告诉大家认识的延洁师父。

  但是当北青报记者追问延洁师父收养的孩子,却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只知道她后来去了少林寺慈幼院当院长,她一直很喜欢小孩子,之前还想在商丘建立慈幼院收养孩子,但一直没有成立起来。”北青报记者随后在与其交往更多的居士中多方打听,得知当年寺庙的居士刘英(化名)似乎抱给过她一个孩子。

  但当北青报记者致电刘英,表明来意时,其表示自己在外地,但是并不想多说。“孩子确实是我捡的,是个弃婴,我送给了延洁师父,我并不知道程序是否正确,这是农村的老办法,但是现在我家人都觉得事情很大,我也不想媒体打扰我的生活。”刘英说,韩某恩确实是自己捡的弃婴,也不知道生父生母,自己确实就是2009年4月份的时候送给延洁师父的。

  手术陪同人

  2004年释延洁子宫已切除

  北青报记者在少林寺以及商丘的走访中,均有知情人士表示释延洁本人确系做过手术,“从生理上就压根无法怀孕”。但是,到底是什么时间手术,又做的什么手术,则并没有一个人清楚知道。

  “她毕竟是一个女性,尤其是尼僧,这种极其隐私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而记者在商丘多日探访后得知,释延洁手术或在商丘。北青报记者在居士中打听多日,终于有一个叫慧心(化名)的居士告知记者,当年释延洁手术时,其就在旁边陪同,并且还有另一个居士轮流照顾。“当时大家也觉得毕竟是女人,很少人知道。”

  慧心说,自己是2004年8月陪同释延洁去做的手术,“当时是延洁自己签的字,手术时间大概四个小时”,当时手术前医生也有谈话,说知道子宫对女人的重要性,但是子宫上长了瘤子,尽量能剥离就剥离,不能剥离就只能切除。

  慧心说,第二天,手术时间四个小时,医生很遗憾地说已经切除,瘤子太大了,还是没保住子宫。“我当时还哭着,说师父你命咋这么苦,没想到她还安慰我,说没什么。”慧心说,自己待了两三天,就回家了,后来由刘敏(化名)照顾。记者找到刘敏,其表示此事属实,是在郑州一家医院,记者找到另外两名知情人,他们也表示此事属实。

  “延洁师父2004年就做了子宫切除手术,那些说她2009年怀孕生子的,我觉得就算造谣,也得说得像一点,简直太笑话了。”针对这一关键性证据,记者尝试多次,联系上释延洁本人,其表示自己确实在2004年已经进行子宫切除手术,也有医学证明,但是证据只会在法律层面进行呈现。而北青报记者通过多人交叉证实,释延洁在2009年4月产子几乎无可能,本报记者也将就举报问题持续跟踪调查。


    少林寺免费发玉米,少林寺免费发玉米 少林寺方丈究竟是善是恶重磅消息流出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少林寺免费发玉米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 
上一篇张艺谋的老婆是谁,张艺谋老婆陈婷.. 下一篇帅飘,《飘帅》帅飘结局死了吗 扮..

评论

我来说两句
帐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重点文章

描述:南昌食监网" src="http://www.fxwyk.com/upload_files/label/1_20170416090452_jn4w1.png" width="88" height="31" border=0> 名称:天天食品网
描述:食品行业网 名称:中华卫生网
描述:理财问析题-理财问题分析投资网! 名称:无穷大投资网
描述: 名称:白来网普及
描述: 名称:信任投资商 -- 田地新闻  -- 农民科技种植技术资讯网
描述: 名称:火星人火花
描述: 名称:好朋友警察
描述: 名称:捍卫神州 -- 强胜火源游戏 -- 游戏技巧新闻网!
描述: 山西食品药品综合资讯网  bbi资讯  食品新闻网  手机门户网  健康卫生网  中国内幕揭秘  唐山监督信息网  晋城新农村  地球信息科学  滨海卫生新闻网  娱乐内幕网  南平食监网  美剧时间表  省政府新闻网  百合花投资  明光足球网  重庆满意度  教育综合网  综艺琅琊榜  长春食药卫生资讯  邯郸百姓网  吉林花草鱼  吉林行业新闻  医疗战线新闻网  中华美容院  播客城市群  南阳千里马